关根家的喵

最是人间留不住,朱颜辞镜花辞树

【阴阳师】镇魂曲(玉藻前x巫女)

瓷卿:


姊妹篇请走《镇命歌》http://ciqing810.lofter.com/post/1ece79a9_1147595d
巫女的性格有私设。


【世事变迁亦如空蝉,朝暮之间已是千年。】
【今日之后我将发愿。】
【不过罗生,不往极乐。】
【不生不寂,不来不去。】


    1.
    她的故事在遇到他之前就结束了。
    神社屋檐下的铃在风中细微的摆动着,发出吹响足银时的嗡嘤。她垂着手,娴静而庄重地穿过鸟居,留给尘世一个背影。
    她是侍奉神的巫女,宿命与神道相连。除了这朱红色的鸟居,除了御币,除了薄雪一样的白衣和椿花般的绔,她的生命里不应该再有其他的情节。
    所以其实早就结束了吧?在那个遥不可及的下午,雨像是从撕裂的天幕上倾斜而下,意识还弥留在躯壳之中时,她曾这么问过自己。
    从走上这条路开始,这个故事就没有讲下去的必要。


2.
    她大概不知道,后来那个男人裹着艳丽的皮囊,被人称作玉藻前。她也大概不知道,在她死后人世发生了多少变迁。
    不过没关系,这些事都和她的故事无关。
   巫女很早就察觉了他的存在。
   神社里寂静无人的黄昏,巫女在空地上击掌,跳起了舞。
   没有伴奏,没有观众,她独自一人打着拍子,在越来越浓郁的夕阳下,旋转盛开。屐齿触地,踏踏成歌。
    从那时起,她就感受到了他的目光。巫女不知道是谁在凝视着她,暮日的光辉将脚下的青石砖块灼红,她停下了舞蹈,垂下手,恢复在人前该有的端庄。   
    有细微的窸窣声响起,赤金色的狐狸站起身,沉默地离开了鸟居。


3.
   “请等一下。”
   笛声终止,她听到身后的男人呼唤她。
    真奇怪啊,她与他的相见总是在日暮时。这样奇丽诡谲的天幕,在燃烧后一点点颓唐黯淡下去。巫女抬起头,赤红的天光铺平在她柔软的额发上。面前的鸟居是一道门,从前方向她压过来。催促她进入,催促她远离身后的尘世与那个呼唤着她的男人。
    也许是夕阳让她恍惚了吧。巫女停下了步伐,微微侧过头,给他平静的一瞥。
    那个男人的黑发在这样浓郁的夕阳下泛着不可思议的赤金色,手中笛的垂穗被风推搡,瑟瑟抖动。
   她转回头,向着神社走过去,什么也没有说。
    但大概就是那一眼出了错。


4.
    曾经想过人生不应该是这样的。
    世间的欢乐,那些穿着轻薄艳丽振袖的孩子,都是夜间开的樱,至晓即零。但她不是,她是雪,永远悬在高山上,不生不死,不往不灭。
    明明还是少女的年纪,她却能看到自己的终焉。
   从前她从不觉得这对于她来说有什么悲哀,直到遇上了那个男人。
    笛子抵在唇上,他垂下眼,掩盖住那一瞳星河般的微光。她安安静静地坐在廊下,手指蜷起,交叠在膝盖上的绯绔。
    两个人的相处常常是沉默的,默契到了不需要语言介入的程度。他没有向她解释过他是九命九尾的大妖,她也从不追问。
    “真安静啊。”
    男人在她身边坐下,少女很自然地倚靠上他的肩膀。铃虫在脚畔枯草中鸣唱,渐起渐熄。他低下头,细细吻她的发丝,那触感像是蝶偶尔停翅栖息,随即被风惊起。
    温柔,平静,安宁。
    美好得让人想流泪。
    “这一切会结束的,”她像是梦呓一样呢喃,“不如不要开始。”
    “如果你这么决定,我明天会离开。”他在她耳边叹息。
    “不,还是不要了。”
    “我想试一次……”


5.
      她不会罔顾结局,扑向火中。
      在距离神最近的地方长成的少女, 比任何人都更了解因果。她很清醒地看着自己做错事,无论如何她都应该回头。
   可是她不想回头,他的笛声启发了她,那些像是雪一样白而寒凉的岁月里忽然燃起了亮色。
    她回不去了,她无论如何都无法再次把自己熄灭。
   比起死亡,沉寂更令人恐惧。
   她只能选择反抗。


   他拥着她的肩膀,吻她纤细白皙的脖颈。手指插入黑发,滑落至发尾。
    “可是,我想试一试。”她阖着眼睛,笑得像个孩子,“我不想再做他的仆人了。”
    就算像是蜉蝣般死在明日,也不畏惧。
   “我想真正活一次。”
   巫女低下头,迎合他的唇,像是溺水的人般紧紧抓住他。
    她在怕,没人不怕既定的惩罚。
    可是她不想屈服。
    越过 界限的一瞬间,山中的白雪崩塌消融。她撕碎自己的羽衣,叛离禁锢她的神道。
    “也许这不是个坏结局。”


6.
   “对不起。”
   她跪坐在榻榻米上,摇晃着怀中的一对儿女。他就站在门口,平静而温柔地凝视着他们。
    他笑得那样幸福,一点都不像是在人世间沉浮千年的大妖。她不知道关于既定的宿命,他到底明白了多少。
   这欢乐如此短暂,电光火石之间便会消失无踪。
    “对不起。”
    她轻声呢喃,怀中的一对孩子沉沉地睡着。毛茸茸的狐耳不时轻微的抖动几下。她伸手去抚摸他们温暖而柔软的脸颊,泪水不自觉地落下来,绽开在婴儿的襁褓上。
   对不起,不应该带你们来这里。
   被无常的天道规划着的人世间,任谁都难以按照自己的内心过活。
   天幕在阴沉下去,她放下孩子慢慢站起身,等待着。
    至少在最后一刻,她拿出作为他妻子的无畏和尊严。


7.
  “我曾是起誓终身侍奉神明的巫女。”
  “不过,我食言了。”
  “不要嘲弄我自作自受呀,我和他都知晓惩罚终将降临。”
  “我没有做错,神有资格惩罚我,仅仅因为他是神而已。”
   “如果是遗憾,我只是遗憾没有机会看着我们的孩子长大。”
   “他们……叫什么名字呢……”
   “我很幸福,一直都。”
   这个故事结局了。
   这个故事结局了吗?


8.
    冬结束之后就是春日。
    死去的万物,随着惊蛰的风而复生。宫中女官换上轻盈的衣饰,在闲时躲到廊下作右文接续。
    艳丽的美人款款从花中穿过,敷着妆的面颊对谁都是笑容。仪式上鸣弦的声音从前殿传来,惊起的鸟拖着长长的鸣声飞向高空。
   美人抬起头,凝视着鸟的影子消失在晴空之中。
   【葛叶,我昨晚梦见她了。】
     穿着浮樱般色彩的小袖浴衣,没有怨恨地笑着的她。
   “世事变迁亦如空蝉,朝暮之间已是千年。”
   “今日之后我将发愿。”
   “不过罗生,不往极乐。”
   “不生不寂,不来不去。”
    在这永恒中等待着,再会的日子。


                             end


————————————————
我说这是糖就是糖.jpg

新月饭店-齐八爷(原创)

人命凶吉生与死,阴晴圆缺各有因。医易自古源同流,尽在河洛五行中。

“这大千世界,变幻莫测,其实我等凡人能看透的,难得糊涂啊。” ​

阿金:

作为近十年的《盗墓笔记》原作粉,看《盗墓笔记》舞台剧系列也有三年多了,以往几年以一个旁观者的视角保持每部刷两到三场的频率。但是2016年的《盗墓笔记外传-藏海花》舞台剧确实惊艳到我,从16年7-8月的1.0版到17年1月的2.0版,总共看了超过30场),所有的台词和场景都已是非常熟稔。除了特别喜欢刘欧楠成功塑造的原作并未出现却充满人格魅力的张家大长老外,还有更多舞台、剧情的元素吸引我一次次刷舞台剧,并且每次都会有新的感悟。其中,绚丽多变的舞台灯光多媒体效果配合木雕龙纹门坊等古典的中国风元素,营造了张家古楼的厚重年代感,让家规森严的张家更富有神秘感。张家族人的精美的服装设计和人物造型、小哥的神秘身世揭秘以及对原作的填坑等等,诸多亮点构成了这部舞台剧作品的魅力。
最初看《藏海花》原作的时候,印象最深刻的不是小哥和吴邪,而是与吴邪外表一模一样的张海客。原作中有两位和吴邪外表一模一样的人物,一位是神秘的齐羽,一位就是张海客。尽管从后文的发展线索来推测,张海客也许和他的妹妹张海杏一样都是汪家人冒充的,但我还是很好奇舞台上要同时出现两位外表一模一样的人,该怎么处理?
当然,藏海花舞台剧并没有出现张海客这个人物,却把所有的笔墨都集中在张起灵这位盗笔世界中最有人气的人物的身世,以及书中最神秘的张家关于圣婴和长生秘密。但并没有影响我对这部舞台剧的热情,尤其在817那天,能和舞台工作人员一起在剧场渡过,也是追盗墓笔记十年来最快乐的时光。

这次全国巡演,希望过去没有看过这部《藏海花》舞台剧的稻米可以走进剧场去亲身体验这份感动,一定会不虚此行。(PS:附图1为《藏海花》舞台剧1.0的部分签名汇总,附图2为个人画的张家大长老)

❤:

“茨木童子,你拿着的是什么?”

“是汝最中意的那把扇子!吾看它太丑了就花钱给它做了装饰!”

“……”

“当然帐记在汝身上!”

“………………………………你等我吃完这根棒棒糖。”

您使用了“羽刃暴风”技能,消耗3鬼火。

因为有酒茨成分就打了cp的tag。

辛苦带娃的大天狗

P2后续

前略总之抽到大天狗了,就用了5张卷,还是三勾。

(所以我以前一连抽了50张卷一个ssr都没有是为何(((((

我没有茨木童子也没有酒吞童子#sad story

豆子wukaili:

作为一个酷爱考据的人,没想到去一次wiki就被捅了刀


thrill me的结束并不是真实事件的结局。


内森在监狱被抢劫的时候,是理查德救了他。


被惹怒的犯人怀恨在心,在浴室袭击理查德。


理查德身上被割了50处伤口,被送入监狱医院。


内森赶去想要献血因为二人血型不合被医生拒绝了。


理查德在弥留之际留下最后一句话:


I think I'm going to make it


理查德死后,内森饱受抑郁症的折磨,时常在狱中大喊大叫,被送去精神治疗。


我们有一生的时间……是个笑话吧。




玛德!同人文都不敢这么虐吧……


但是这样,我心中的人物丰满多了


也可以算给“理查德对内森没什么爱只是利用内森”的说法打脸吧



话剧的尴尬:一流的演员,末流的收入

此前,看到一则新闻,关于李易峰(《盗墓笔记》季播剧中吴邪的扮演者)驾百万兰博基尼跑车出车祸的报导。最近又了解到《盗墓笔记》话剧中的主演在结束晚场演出后需要叫出租车回家。同样是热门IP《盗墓笔记》的改编作品,我无意比较哪位演员更出色,只想说说话剧这一艺术形式存在的问题。
作为话剧演出爱好者之一,笔者常常慨叹那些精彩的话剧演出往往缘悭一面,欲求一票而不可得。《无人生还》、《暗恋桃花源》、《面包树上的女人》、《戏台》,往往都是”此剧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票卖完“。话剧其实是一种“舶来品”,众所周知戏曲在中国已经历史悠久,但中国话剧其实只有八、九十年的历史,还是二十世纪初引进西方戏剧后形成的剧种。话剧虽然不像电影一样可以反复播放,但是由于其现场感强,有互动性,通过演员表演和场景布置转换来体现情节推进,具有其特有的魅力。
相对于现在很多情节弱智、人物单薄、对白尴尬、特效五毛的国产电影、电视剧,如《盗墓笔记-藏海花》等一批优秀的话剧作品更具备观赏性。之前《夏洛特烦恼》就是由热门话剧搬上银幕的一个成功案例,效果显著。特别是在国产电影保护月期间,笔者看着一部部粗制滥造,智商捉急的国产电影垄断了院线,一种“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感觉油然而生。而此刻,精彩的话剧,则将笔者从生无可恋的“葛优躺”状态中拯救了出来。

高标准、严要求、低收入——苦命的话剧演员。

事实上,话剧对演员的演技和功力很多时候要求更高于电影,和电影可以NG、可以特效、可以剪辑、可以替身、可以配音不同…话剧全现场直播,在两个小时左右的演出时间里,台词动作都不能出错,很多剧还有现场弹奏、唱段、舞蹈。而且由于话剧舞台和观众比较近,台下观众的反应对演员也会有影响,如果再有个盗摄破坏演出情绪,就更考验演员的心理素质。电影里出现那些雷人的桥段,演员也看不见观众的反应,但是话剧如果演得糟糕,轻则观众冷眼以对,重则嘘声一片甚至起身离场。
然而令人尴尬的是,对演技要求如此之高,唱念做打要样样俱全,可是其知名度和收入却低入尘埃。不夸张地讲,单纯从表演水平上来看,一些优秀话剧演员的表演水平是一流的,可是论起收入,话剧演员的收入在演艺圈里几乎敬陪末座。哪怕是非常优秀的话剧演员,一场话剧演出的收入也不过区区数千元至万元,和电视剧明星一集十几万、几十万的出场费不能比,当然更无法和电影明星动辄几百上千万的片酬相媲美。
这些年,随着群众精神追求的增长,文化市场欣欣向荣,电影票房逐年增长,不断创出新高。虽然话剧作为艺术形式的一种,有自己的受众群体,也有自己的市场,但是相对于其他娱乐形式,还是偏小众。更重要的是,当不同艺术形式的从业者收入差距越拉越大的时候,会导致资本和人才流向更容易赚钱的行业。
话剧本身不够赚钱,并不是话剧作品的问题,而是其目前的表演形式和推广方式所局限。因为话剧是现场演出,每场演出能容纳的观众有限,而演员每场都要从头到尾演完一遍,一般的剧场也就只能容纳300-500位观众,最多也就是1000位观众,也就是说,就算作品再好,场场满座,这300-500个观众的票价收入,扣除剧场场地费、渠道广告、演员费和制作成本的分摊,剩下的才是利润。
一些优质话剧作品,通过各地巡演的方式,让更多的观众看到,即使如此,也不过区区数万观众。而电影和电视剧,一次制作,循环播放,可以传播给千千万万个观众,可以让几十上百万人看到,甚至部分大片可以破亿票房,其赚钱效应和影响力不可同日而语。
  

互联网和新媒体时代,话剧能否重获新生?

简单来说,话剧要想更好地发展,要么每个观众收更高的票价,要么制作费用足够低,要么能够吸引更多的观众。现在一些话剧制作团队也在尝试新的形式,比如:《盗墓笔记》、《三体》加入多媒体特效、用知名IP改编、采用互动剧的形式去体现。然而笔者感觉这些都不是长久之计,只有通过现代化的手段和创意,提高剧场的利用率,提高话剧演出的传播人数和传播效果,才有望更进一步地提高话剧的影响力和受众。说白了,让更多的人能够欣赏话剧,为话剧买单,才能真正让话剧火起来。
很多传统的艺术形式,结合了新的创意和模式之后,就会焕发新生。就像太阳马戏团,就将本已无人问津的马戏通过更具故事性和观赏效果的创新,让演出在全世界都大受欢迎。
如何在尽可能地保留话剧本身的特质的前提下,又能突破现有的局限,是一个值得深思的问题。不过笔者坚信,互联网时代、技术进步和分享经济的理念,会让话剧演出进入新的时代,也会让更多的人有机会看到那些精彩的作品。

夏天驱蚊必备!

阿纪。:

-图文无关,这只是咱家在做的麒麟竭x抱歉占tag。
【求盗墓笔记同人本!】任何本都行!
这里展子想申个摊,求同人本寄卖。
哪位太太有余本想清的,妖都yaca展子免寄卖费!!
哪个孩子想转手回血的也请丢我!!价钱好商量!